• 咨询客服
  • 公众号公众号
  • 意见反馈
  • APP下载
  • 公会招募
匿名
  • 咨询客服
  • 公众号公众号
  • 意见反馈
  • APP下载
  • 公会招募
不灭狂雷-某人偏了偏头:人事…也不是不可以。说着就解开了自己腰带。
官方小编  ·  2021-03-04 07:50
 19
 0

言情小说吧

❶ 火爆优质小说推荐
❷ 微信充值看小说
❸ 长按二维码,关注【言情小说吧】

小祖宗她不干人事
文/笺九九

 
冥府向来太平,却不知何时来了个祖宗,跟人沾边的事完全不干。
一阎王泪眼婆娑:小祖宗,咱们还能愉快的做上下级吗?
某人眼睛一亮:不然一阎王的位置让给我?
一阎王:呜呜呜…
十阎王鼻青脸肿:你这等孤魂野鬼,该打入十八层地狱处极刑。
某人笑着点头:好主意,我已许久未去蹭酒了。
地狱鬼吏闻之色变:求祖宗放过,酒早就被您搬完了。
座上的男子看着满桌的举报信,头疼的捏了捏眉心:你,一天到晚能干点人事吗?
某人偏了偏头:人事…也不是不可以。
说着就解开了自己腰带
男子满脸黑线:滚!出!去!
[假大佬真蠢萌VS假高冷真傲娇]
[超甜爽文+强强联合]
两个颜狗的虐渣虐狗之旅,等你来撩噢。


我要试读



 

  

今夜的月格外圆。
月光一视同仁的撒向整片大地,穿过漂浮的碎云,萤火纷飞的半空,枯叶满枝的山林,一直往下,照到了悬崖深处,发出幽幽的光亮。
它是安静的,安静到周围没有任何的虫鸣鸟叫,风啸叶击。
可它亦是喧嚣的,在凡胎不可见之处,它肆意的嘶咬,吞噬,一切虚浮缥缈乱影,不过是它掌控下作恶的小丑。
腐烂如堆的尸海里,发丝散落的少女蓦地睁开眼,尖锐的指尖准确无误的掐住恶鬼的脖颈,再刺进,几滴黑色的液体顺着她的指尖缓缓流到了手腕。
给我,给我啊!被掐住的恶鬼嘶声力竭的叫着,并未因此放弃,凸出的眼球贪婪地盯着面前面无血色的少女,四肢浮在半空中毫不协调的扭动着,着了魔一般要朝少女扑过去。
少女歪了歪头,骨头咯吱地响,在黑夜里显得尤为动听,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冷森森地盯着面前惨叫的鬼,幽暗的光里,像一个腹黑嗜血的暗夜之神,突然苏醒,幽幽道出声:谁给你的胆子,敢来和我抢?
少女的声音沙沙的,慵懒又倦怠,像是许久未说过话,纯真的面容跟阴沉的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让人看了有些恍惚。
她是这片湮灭于世间的尸地的引领者,从生出意识的那刻起,就成为这里比厉鬼恶魂更恐怖的存在,不死不灭。
那鬼的眼睛在少女的身上死死的定住,丝毫未有收敛,甚至如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般,整张脸扭曲的愈发厉害,尖锐刺耳的声音回荡在这片阴气萦绕的尸地,好像要将这里的一切撕裂。
少女略略皱了皱眉,随即伸出的手干净利落地一挥,临空划出一道长影,顿时,安静的听不见任何杂声,刚才那叫嚣的鬼再看去早已烟消云散。
她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吵到她休息。
少女收回手细细检查了遍,盯着刚刚黑了的一块肌肤,眼中的懊恼一闪而过,取而代之的是倦容散漫。
她又杀鬼了?再这样下去她岂不是太孤独?罢了罢了,恶鬼杀了也算是为民除害。
很快,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,淡淡瞥了眼远处撕咬缠绕的鬼魂,又重新寻了个安静的空地躺下,独自享受着漫无边际的黑夜。
她不记得自己待在这有多久,可能几年,几百年,甚至更久一点,对时间的麻木,亦是她对自己的麻木,麻木她过去的恨与不甘,随遇而安,让她逐渐习惯了这个地方。
不过,今晚的风好大,她好像很久没感受过了。
少女悠然地闭着眼,细细的嗅着枯枝残泥的味道,任凭轻风随意撩动着她的发丝……
从未见过有人在尸体里,也睡的如此安然。
是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,少女脑子里一阵眩晕,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。
男子见少女不理不睬,便又向前走了几步,俯身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修长冰凉的手指划过少女的脸庞,像一把刀子,一直划到下巴,在少女耳侧,轻轻念着:苏,沅,昭,好久不见。
少女的睫毛颤了颤,睁开眸子,淡漠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,看着面前邪肆妖媚的脸,飘扬的银白发丝下,男子一双红棕色宛如粹宝般的剪瞳,微微泛着华泽和涟漪,血色的唇勾着诱人的弧度,在黑夜中,显得危险又迷人。
少女咽了咽口水,长得真是好看。
苏沅昭,你真是让本座,找得好辛苦。
人是挺美的,就是有点骚。
少女伸手拿开抵在自己下巴冰冷的手,缓缓站起身来,感受周围突然空荡荡的一片,扶了扶额头道:你找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苏沅昭,也并未听说过这个人。
哦?,是吗?男子挑了挑眉,以极快的速度来到少女身侧,阴阳怪气的笑出了声。
怎么?在这个地方待了几百年,当初威风凛凛的天界女将军已经懦弱到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认?
少女蹙了蹙眉,转身欲走,却被男子拉住手臂,死死的扣在了原地,无悲无欲的眼睛对上嚣张挑衅的血眸。
本座认识的苏沅昭可不是这样的。男子开口,压抑的气息像禁锢人的牢笼,那双眼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。
少女脑子中千回百转的浮现过去的回忆,像是梦境,虚浮华丽,转瞬而逝。
转身对上男子逼迫的视线,挑了挑眉,这位大人,当真觉得我是什么天界将军?
说罢,便朝男子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,还不待男子反应,少女便将手拂过脸,再看到,是一张血淋淋烂肉,一只只白色的小虫蠕动着,眼眶中很空,流出了两行血泪,嘴张得很大,肌肉被硬生生的撕裂开,血肉模糊的要朝男子扑去,像是要吃人。
这玩意可比这的恶鬼视觉冲击力强多了。
苏!沅!昭!
响彻深夜的怒吼,惊得山崖之上林里的鸟四处飞窜。
少女看着现在离自己起码十米远的男子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耸拉着脑袋露出尖锐的指甲朝男子飞了过去……
只是这次她失了算,还未碰到人便被一根黑色的缚魂绳捆了起来,悬着半空中动弹不得。
小人!少女瞬间恢复了原貌,看着下方的男子眼中满是嫌恶。
还敢说你不是苏沅昭!男子捏紧了拳的手上青筋暴起,咬牙切齿道。
这世间,唯有苏沅昭知道他最是厌恶这些脏东西,也唯有她才不知死活敢如此放肆。
就算我是,你想干嘛?少女这次没有否认,反问道男子。
自然是帮你报仇,灭了天界。
少女听完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报仇?我并不想报仇。真是让您费心了,不过,你何必将己的一己之私说得这么婉转呢?
看着男子的脸阴沉的厉害,少女笑着继续道:不如你杀了我,省的我在这不死不灭一个人好寂寞,毕竟,你也不可能得到我。
从这个人来的那一刻,她便知她今日逃不掉了。
呵!男子冷笑,得不得到本座说了算,你是个聪明人,何必要帮着天界那群伪君子,想想你的下场,我若是你……”
可我不是你呀!少女打断男子的话,她不会是他,背叛族人,背叛天界,害得自己族人被降罪却毫无罪恶感。
既然你不识好歹,就别怪本座了。男子满脸阴鸷,他本想留她一分神识,如今看来,倒也不必了。
男子的手在空中划了几道,化成了一圈红色的光影,手指一推,便将它打到少女身上,抽魂符,锁魂阵,缚魂绳,就算对方有天大的本事,也逃不了。
少女只感觉身上的绳子收得极紧,体内的符如火一般贯穿灼烧着,仿佛要将她的魂魄烧尽...
他想要提取自己的魂魄,少女极为讽刺的笑了笑,怎么可能呢,这世间,谁都休想控制她,过去是,现在也是。
……”痛彻心扉的痛伴着声音在这一刻得到释放,光芒消散,少女的尸体重新回到了地面,一动不动。
男子看着掌心里散发淡白光芒的珠子,眼中泛红,整个人看起来疯魔了一般,苏沅昭,从现在起,你便是本座的人了,天界,我们一起杀,哈哈哈——”
男子离开后,这里又恢复了平日的孤魂十里,煞气满天的模样,只是没人注意到,刚刚那具少女的尸体,此时正在暗处散发着点点光亮,微弱的漂浮着……
 
阿鬼你这个死丫头,赶紧给老娘滚回去,这要打烊了,可没你睡的地儿!
忘川酒楼内的女人一身红衣似火,精致的容貌之中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媚之感,青丝披落,用一根银色红玛瑙的簪子簪着,红色的色彩衬的女子肌肤透着一股淡淡的粉色,凤眸潋滟,煞是美丽。
而那纤柔的身姿却是雷厉风行地穿梭在酒楼间,边走边吼,优雅荡然无存,活脱脱一个泼妇形象,直奔向角落处。
角落处的木桌上正趴着一个少女,绾了个单髻的青丝如瀑布倾泻,遮住了半个身子。一身青灰色的罗纱裙,薄淡如娟纱的袖子在桌面铺开如清雾笼泻,一截白皙的手臂若隐若现。
女人走到了桌子旁,看着趴在桌子上喝得烂醉如泥的少女,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朝着桌子上一阵猛拍。
这样的巨响持续了五秒左右,少女才微微有了些反应,缓缓的抬起头来,清秀的面容上两眉微微蹙着,似是不满。
红衣女人唰的捏住少女的耳朵,将人直直从桌子上拉了起来,眼辣手狠丝毫不留情面。
——疼疼疼!孟七姐姐我错了,放手放手……”少女的醉意顿时清醒不少,哭着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换上了一双水泱泱的大眼睛正可怜巴巴的盯着对方。
孟七抽了抽嘴角,果然,又是这招,她早就看腻了,当真以为……
孟七姐姐~少女娇嗔了声,嘟囔着嘴,樱色的唇润润的。
孟七姐姐人家耳朵好痛,好像要掉了~说着,少女就顺势抱在了孟七身上。
孟七猛地推开人向后大退一步,摸了摸手上的鸡皮疙瘩,瞥了一眼,这什么玩意?
人是她教大的,这没错,可怎么会是这种鬼样子!她是这里的风华绝代,而眼前的人,就是这里的一搅屎棍,看见都烦。
她着实寻思不出来哪个地方出了问题。
死丫头,老娘告诉你……”
嗯?
孟七尚未说完,少女就歪了歪脑袋,唇角弯着,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,眼睛也弯着,像一轮弯弯的月牙。
孟七妩媚精致的脸看到这不由的拧巴起来,想了半天,狠狠地踩了自己一脚后,摆出了慈母笑容,对着少女道,阿鬼,女孩子不能老是喝酒的,这样不好!
可是,孟七姐姐也天天喝酒呀。少女无精打采的靠着桌子,迷糊着眼,两颊被酒意晕染的红扑扑的。
瞎说…”孟七一本正经的说着,
还真是哎,哈哈哈旁边的伙计完全没听见孟七后面的那句,笑了起来。
不过很快,笑声戛然而止,伙计的嘴还未合上,就遭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,这目光好像把他衣服裤子扒了。
他好冷!
孟七身后的少女悄悄朝伙计竖了个大拇指,捂着嘴偷笑。
阿鬼,你和我不一样。孟七收回目光,语重心长的说着。
哪里不一样?少女大大的眼睛带着大大的迷惑。
孟七大人是思念心上人,你一介孤魂,无心无情,懂什么。结完账的客人们接完话哄堂大笑起来,不过没等孟七拿鞭子抽,人就都跑得没影了。
屋外的风伴着漫天黄沙吹了进来,细碎的沙子窸窸窣窣地醉了一般撞击着门桌,像是落下的雪花,落在她手心格外冰凉。
臭王八蛋,跑得倒挺快,下次别让老娘看见来店里,不然非得把你皮剥了。孟七对着门外怒骂,伸手一拂,便将四处开着的门一声重重的关上。
总有人爱作死,也就趁着鬼鬼现在醉的晕乎乎,敢嘴碎几句。
孟七怕鬼鬼在意,转身后便立马谄笑解释着,阿鬼,别听他们瞎说,姐姐知道你…”
少女晃荡着脑袋了声,似是没听见,水汽朦胧的双眼盯着面前的女人,傻乎乎道,孟七姐姐的心上人?孟七姐姐的心上有人啊?呃...我要把他揪出来看看长什么样。
少女圆溜溜的眼睛莫名透着傻气,像是醉了,动作却丝毫不含糊,在连孟七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就已经按在——
孟七身材是极好的,一身衣服已经将曼妙的身姿勾勒的一览无余。
好软!少女道出声,引得打扫的伙计目瞪口呆口水流了一地。
少女仿佛意犹未尽般又戳了戳,眼睛都亮了几分。
孟七刚刚心头浮起的愧疚感瞬间荡然无存。
阿鬼!你去死吧!
很快,少女就被孟七一脚连着桌子和门一起踹出了客栈,足足飞了几十米远,倒在黄沙里,被风沙遮掩住了踪迹。
客栈内几位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再看看她们的老板娘,最终决定走为上计,提着桶脚底一抹油溜得没影。
孟七心绪烦躁的拿了坛酒,踩着凳子狂饮一口,又重重的把酒坛放到桌子上,酒汁溅了一桌。
她敢肯定,那丫头绝对是故意的。
别看她平时一脸人畜无害,背地里鬼着呢,这也就是为什么给她取名叫鬼鬼的原因。
想当初他将她带过来时,她衣衫破烂,浑身是血,简直和从死人堆爬出来的一样,唯独那双如小鹿般澄澈的眼睛,与别人是那么的不同。
他说她不会说话,没什么记忆,生死簿上没有记载,甚至连往生镜都照不出来她的前世今生,重新转世为人肯定是不行了,按规矩便是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,他看她可怜,便想着先帮她在冥界安置下来,日后说不定有转机。
她本来想回绝,可看到一高一矮亮亮的眼睛的盯着自己后,她中邪了一样就把她带了回来。
后来什么小哑吧小可怜,全是屁话,在这里不知给她惹出了多少岔子,好不容易给送到一殿去,这丫头倒好,无视人家的规矩,三天两头往她这里跑,不是偷酒,就是打人,你就说气不气人?
孟七想到这又喝了一大口闷酒。
不过大家不这样想,只惊叹孟七教的丫头争气,仅仅两年时间就成了一殿有头有脸的人物,这是他们羡慕不来的。
当然了,红了眼的人也有,说鬼鬼整日胡作非为,没什么真本事,若冥王大人出关了,有她好看的。
冥王大人向来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废物。
小说精彩后续戳阅读原文!


可以约上自己的小伙伴,到约吗美女陪玩,大神陪玩等着你。

小哥哥、小姐姐们也可以来“约吗App”玩耍哦,

进入约吗陪玩平台一键在线下单,火速匹配!和小伙伴们一起比心自己的心动女神男神~约玩尽在约吗陪玩~


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博微信,每日活动资讯准时为您送达

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

全部新闻查看更多

暂无数据

  • 01下单未开始,订单随时退
  • 0215分钟未接单,订单自动退
  • 0324小时售后保障
  • 04假一赔三

客服电话:028-83365603客服 QQ:3095726430服务时间:10:00-22:00 7*12小时|商业合作QQ:1486806702工作日服务时间:10:00-18:00|举报邮箱:yuema@snto.com

COPYRIGHT ©2012-2018 SNTO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四川盛通智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权利 版权所有 | 蜀 ICP 备 16036519 号-8
可信网站